個人想法,勿鞭。

 

關心則亂大人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這句語意婉美的宋詞成功的從李清照處發揚光大,成為原創宅鬥類小說的代表精品,也是我從2012年第一次讀它之後,極少數還會不時重溫且喜愛依舊的作品。

這麼喜歡的小說如今也翻拍成電視劇,在這些天趕上進度,終於看到書裡我最最喜歡的段落--亭下求娶(但電視劇裡另作安排,把整個情節拆成兩個場所),也看到明蘭出閣。

即便我感動於劇組細細呈現古人的生活點滴,在佈景道具上多所用心,可相對於朱一龍成功的詮釋出我心目中的齊衡,馮紹峰版的顧二真是讓我屢屢眼神死。

1530669062293ab9719943e.jpeg

(原著裡的齊衡---- 那少年笑容溫潤,唇紅齒白,目朗眉秀,身姿如一叢挺拔的青竹般清秀)

ec78193abeca44d69faf0c5da52ade81.jpeg

(原著裡此時在漕幫裡領頭的顧二--- 淡淡月光下,顧廷燁面色陰翳,高大的身子俯視著江面上浮起來一具具屍體,但見有哀嚎掙扎的,一箭下去補了性命,一派鷹視狼顧,滿眼殺氣嗜血

在我想像裡,在家族裡生母早喪、生父不疼不愛、總替不肖族人揹黑鍋、勢單力孤之際又驚覺曼娘柔情底下的真面目。。。這樣的顧廷燁在看破一切之後的改頭換面就合該是小說裡的樣子,沉澱過後鋒芒收斂的一把刀,再怎麼低調妳還是看的出它還是一把刀,而不是像電視裡的顧二。

像油膩的豆沙包。

原著裡,我最被顧二感動的亭下求娶是這樣的---

  顧廷燁看了看明蘭,再看看自己跟前小几上的空茶碗,見明蘭似乎沒給自己倒茶的意思,就自己拎過茶壺瀉了一杯滾水,才沉聲開口道:「你我即將成婚,以後不要亂叫了。」
  明蘭捏緊了拳頭,強自忍下怒火,眼前這個男人雖面帶微笑,但說話間緩慢低沉,秀長的眼瞼下眸光隱約有血色暗動,那種屍山血海裡拚鬥出來的殺氣卻是難遮掩的。
。。。
  顧廷燁沉吟半刻,看著明蘭的目光中頗為複雜,隔了半響才緩緩道:「從你扔泥巴開始。」
  「啊?」明蘭聽的雲裡霧裡,「你在說什麼?」
  「你不是想知道我何時起打你主意的麼?」顧廷燁眼中帶了幾分笑意,又重複一遍:「我告訴你,便是從你扔往你姐姐身上扔泥巴開始。」
  明蘭滿面通紅,拍案而起,額頭青筋暴起幾根,幾乎吼出來:「哪個問你這個了!!」
  「哦,你不是想知道這個呀。」顧廷燁側身靠在椅子上,反手背掩著嘴,輕輕笑了起來,只有這個時候,他才脫去些殺將的悍氣,流露出幾分侯門公子的貴氣。
  明蘭努力調勻氣息,讓臉上的紅暈慢慢褪下去,兩軍對陣最忌諱動氣,淡定,淡定……好容易才定下來,明蘭才盯著顧廷燁,靜靜的開口道:「你一開始便是想娶我?」
  顧廷燁很緩慢很確定的點點頭。
  明蘭忍不住叫起來:「那你去提親就好了呀?鬧這麼多事出來做什麼?」差點賠上小喜鵲和如蘭的一條半人命。
  顧廷燁反問:「你能願意?」
  明蘭語氣一窒,頓了頓,迅速又道:「婚姻大事哪輪到我說話,父母同意即可。」
  顧廷燁再次反問:「你家老太太願意?」
  明蘭又被堵了一口氣,臉上有些尷尬,一時說不出話來。

。。。

  顧廷燁上前一步,絲毫不讓,步步緊逼:「沒錯,你就是太明白了!你聰明,你通透,你把什麼都瞧清楚了,所以你才不敢越雷池一步。可你心裡卻氣不能平;你氣憤,你不甘,偏偏又無可奈何,你委屈,你憋悶,卻只能裝傻充愣,處處敷衍,時時賠小心,逼著自己當一個無可挑剔的盛家六姑娘!」
  明蘭渾身發抖,不知是氣的,還是怕的,背心一片冷汗,手指深深掐進掌心,便如已經結了疤的陳年舊傷,再次被揭開來,血淋淋的傷口,原來從未痊癒,她想厲聲尖,她想痛哭,所以一切卻統統堵子嗓子眼裡,站在當地,進退維谷,任由眼眶濕熱一片。
  十年古代閨閣,半生夢裡前世,扮的太久,演的太入戲,她已經忘記了怎樣真正的哭一場,忘記了怎樣任情肆意的破口大罵,忘記了她並不是盛明蘭,她原來是,姚依依。
  顧廷燁看明蘭滿臉淚痕,心中也莫名酸澀,他再上前一步,長身而鞠,深深抱拳拱手,抬起頭來,清朗的聲音中帶著些沙啞,卻字字清楚:「吾傾慕汝已久,願聘汝為婦,托付中饋,衍嗣綿延,終老一生!」
  淚眼迷濛中,明蘭只看見顧廷燁認真誠摯的面容,她一時手足無措。
  顧廷燁滿含期待的目光,灼熱而璀璨,直視著明蘭:「我不敢說叫你過神仙般的日子,但有我在一日,絕不叫你受委屈!我在男人堆裡是老幾,你在女人堆裡就能是老幾!」
  字字鏗鏘,擲地有聲。
  明蘭發了怔,不知覺間,臉上一片冰涼,她伸手一摸,觸手儘是淚水。
  因為清醒,所以痛苦,因為明白,所以慘淡,希望盡頭總有絕望,她不敢希望,不敢期待,眾人皆醒我獨醉,不過是戴著鐐銬,踩著刀尖,傻笑著趟過去罷了。
  這該死的古代!

 

可電視版是這樣的---

在39集華蘭安排下,顧廷燁得以和明蘭見面,不同於原著裡明蘭和顧廷燁之間的張力碰撞,導演和馮紹峰用一個詼諧和浮誇的調性來呈現我心裡知否的名場面。不時呵呵笑的顧廷燁讓我對之後的知否也失去了追劇的動力。

或許是因為我太喜歡這個故事,太喜歡書裡每個角色的塑造,所以對電視劇的期待也特別深。到目前為止每個重要角色唯二讓我覺得符合原著的大約就是由朱一龍飾演的齊衡和劉琳飾演的王氏。而小說裡自私刻薄的如蘭在電視劇裡反而變得直爽討喜。

小說裡營造最成功的祖孫情感和四個蘭的成長變化,在電視劇裡几乎只剩下簡單几筆或是帶過不提。盛紘被簡化成一個單純的渣爹;直率明朗同時也能隱忍的華蘭則只剩過場戲份;自傲才氣的墨蘭看不出一點詩書氣質;少年老成自帶笑點的盛長柏變得普普通通,而滄桑過往心如槁灰的祖母被小明蘭一點一滴的融化過程也几乎全無。

至於給了小明蘭99隻小金魚的盛維盛大伯沒有了,香姨娘和小長棟也沒有了,鷹視狼顧、沉穩厚重的顧廷燁更是沒了。

如果說小說裡對齊衡的心疼和遺憾有五十分的話,對電視劇裡的齊衡則到了九十五分。不是因為朱一龍演的多俊多悲情,而是馮紹峰版的顧廷燁油膩膩,讓我對著電視劇裡的明蘭和顧二,生不出對他倆湊一對的歡喜。

全站熱搜

米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